每日经济新闻

一周投融资亮点:本土威士忌获资本加持 氪空间10亿“输血”SaaS+养老站上风口

据清科私募通统计,截至上周五下午,最近一周(5月11日~17日,下同)共发生投资、上市和并购78起事件,涉及总金额231.15亿元人民币。其中,并购事件21起,披露的交易金额为43.38亿元人民币;企业上市7家,总融资金额140.78亿元人民币;其余50起则为投资事件,披露投资金额事件41起,共计46.99亿元人民币。

最近一周的亮点事件来自天使、Pre-A和C轮。具体来看,有着“中国年轻人第一瓶威士忌”野心的本土威士忌品牌“VETO”拿到了千万级天使轮融资;位于企业服务和养老产业“交叉口”的SaaS项目再获资本加持;联合办公平台“氪空间”C轮拿下了上周创投圈最大一笔融资。

亮点一 VETO的天使轮和本土野心

上周一大投资亮点来自于食品饮料行业。

5月13日,威士忌酒水品牌VETO完成数千万元人民币的天使轮融资,投资方为三生创投和合享投资;融资所得将被其主要用于整合上游供应链资源和加大终端覆盖。公开资料显示,VETO成立于2015年,目前该品牌旗下有麦芽威士忌和调和威士忌两款产品。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注意到,近年来涉足酒类饮品的创业企业虽不少,但却多在啤酒精酿和预调酒领域,威士忌则属于相对冷门的项目。VETO创始人顾磊早前接受媒体采访时就表示,本土威士忌还基本空白,希望抓住这个时间节点,成为年轻人的“第一瓶威士忌”。

“90后”相继步入社会开始饮酒,年轻消费者正逐渐成为酒类产品的核心购买群体之一。天猫联合CBNData发布的《2018天猫酒水线上消费数据报告》就显示,“90后”和“95后”年轻消费群正逐渐成长为线上酒水消费的主要驱动力。此外,从不同年龄段的消费偏好来看,“70后”“80后”群体在白酒产品消费集中度较高;“90后”的消费则更加多元化,除白酒外,会更多购买葡萄酒和洋酒。

显然,年轻群体已成为各酒类品牌、商家必争的增量市场。事实上,除江小白、VETO这类从成立之初就披着年轻化外衣的品牌外,近年来传统白酒行业巨头也纷纷通过升级产品包装、举办鸡尾酒大会等方式吸引年轻消费者。例如,五粮液与施华洛世奇推出合作款、泸州老窖在多个大型活动现场通过其白酒鸡尾酒饮品在年轻人中刷出了不一样的存在感。不过,也有分析人士指出,传统酒企缺乏转型动力,年轻化战略大多“形大于实”。相比之下,从出生即瞄准“85后”“90后”群体的品牌或更能切中这一届年轻人“有个性”“有态度”的消费观。

但这并不意味着VETO未来的路宽阔平坦。事实上,从成立之初其就面临着“原罪型”的挑战。一方面,中国虽是酒精消费大国,但威士忌在消费者眼里一直是舶来品,远有历史悠久的苏格兰、爱尔兰产区,近则有这几年在国内颇受追捧的山崎、九洲等日本品牌,本土威士忌品牌要想获得消费者的认可,其路漫漫;另一方面,洋酒在我国的消费场景也有局限。不同于西方国家饮酒的日常化,洋酒烈酒在我国仍属于特定场合消费品,场景仍主要集中在夜店、酒吧或作为鸡尾酒的基础酒使用;并且这些特定场合通常已具备成熟稳定的供货渠道,新品牌要想从中分羹实非易事。显然,仅靠以上消费场景其发展天花板显而易见。

对此,顾磊也曾表示,酒精消费的核心还是在线下,最大的场景就是餐饮,希望公司可先摸索出一套在餐饮场景里有效且可复制的转化消费者的方法。

或许属于本土威士忌的发展空间不小,但占领市场前VETO仍有诸多困难需要克服。毕竟,经过多年发展后,国产葡萄酒品牌仍在爬坡、坚守,本土威士忌品牌何时有出头之日,对于创业者和投资人乃至整个市场而言既是问号也是叹号。

亮点二氪空间的10亿C轮“输血”

5月15日,联合办公企业服务平台氪空间宣布完成10亿元人民币C轮融资,投资方为IDG资本、歌斐资产和杭州逸星投资等,这也是上周创投圈最大的一笔融资。

公开资料显示,氪空间成立于2013年,为36氪旗下的创业孵化器,主要为中小企业团体提供办公场景,是以联合办公为载体的企业服务平台,于2016年从36氪母公司拆分独立运营。本轮融资系其成立以来单笔金额最高的一次融资。

10亿元的新一轮融资,也让这家去年下半年以来深受关店、裁员等负面消息影响的公司,退掉了些许阴霾。但寒冬之下,即使属于行业第一梯队的氪空间,其扩张的底气亦不如从前。该公司董事长刘成城近日接受媒体采访时表示,要在保证现金流积极增长的情况下去扩张,而一年前他曾公开表示:“公司重点是扩大规模,暂时不考虑盈利。”

虽然联合办公是近些年才出现的新行业,但在一定程度上,其也扮演了经济晴雨表的角色。从2018下半年开始,受资本寒冬的影响,办公场所租赁需求大幅度下降,联合办公行业也频繁传出关店、退租、裁员、欠佣等消息。这样的局面在2018年并未出现好转。来自戴德梁行的数据显示,今年一季度,北京写字楼成交占比中,联合办公场所只占4.3%,与去年全年17%的占比相比,活跃度呈断崖式下跌。

租赁需求大幅度下降仅是一方面,近年来融资脚步的放缓也是让行业发展受阻的重要因素。一位业内人士向记者分析称,联合办公属于价格战明显的行业,且目前盈利模式较为单一,虽然各平台均提出要做个性化增值服务,但“二房东”式的租金仍是其主要收入。“在出租率不接近饱和的情况下,难以盈利,大部分平台仍需靠融资支撑。”

据《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不完全统计,目前第一梯队的平台中,除优客工场和氪空间在今年完成了新一轮“输血”,其余平台的融资时间均停留在2018年春夏甚至更早。

行业一线机构融资尚停留在一年以前,其他平台的资金情况或不容乐观。前述业内人士则表示,资本寒冬或加速行业的洗牌整合和放缓行业的发展,但也有望将行业推向更规范的发展,“至少价格战会有所缓解,也迫使机构回归本身的优化升级。”

亮点三SaaS+养老叠加风口的Pre-A轮

热闹的企服SaaS赛道近日又添一则融资消息——智慧养老服务平台“云住养”宣布完成1000万元人民币Pre-A融资,投资方为某主板上市药企。

公开数据显示,到2030年,65岁以上人口将达到2.65亿人,占比将达到我国人口总数的18.51%。此外,中国老龄协会发布的报告预计,到2020年我国老年消费市场规模将达到3.79万亿元。我国老龄产业市场潜力巨大,发展前景广阔,有望成为经济发展的新增长点。

然而,这一万亿级赛道却鲜有创投资本进入。其原因在于,我国养老产业仍处于发展的早期阶段。占据行业主导地位的仍是养老地产、养老社区等重资产项目。

一位国有综合型保险集团资产管理部人士向记者说:“这类大型项目投入大、周期长,VC资本不敢贸然进入,创业者‘熬不起’。”如此背景下,部分创业者开始另辟蹊径,瞄准大型养老项目部分周边“轻设施”,如护理、机构智能管理系统、社区社交等。

云住养则是其中之一。据悉,云住养成立于2016年,是一个通过移动化、智能硬件、大数据等技术提升医疗养老机构管理效率和规范标准的智能系统开发平台。其App可将医养机构、老人家住、政府部门连接起来,并打通数据,即医养机构既可通过App完成用药规则设定、计费、交班等操作,家属也能实时接收到老人的用药数据和具体费用,增加了信息的透明度。政府还可实时监测辖区内养老机构的运营情况。

云住养创始人彭天拓曾表示,该公司的初衷即是想改变养老机构成本结构和单一的盈利模式。据《中国养老机构发展研究报告》,我国的所有养老机构中,仅19.4%略有盈利,48.1%的基本持平,剩下32.5%为亏损。显然,改变成本机构和盈利模式也是当下大部分养老机构亟待解决的痛点之一。

同时,记者注意到,除云老养外,目前市场上还有麦麦养老、壹零后、三开科技等同类的智能养老服务平台,且背后均有创投资本支持。上述公司所研发产品侧重点各有不同,但总体而言仍是以打通数据信息、优化机构管理、实施监控老人等功能为主。在降低成本和帮助机构改善盈利模式上,尚未有哪家机构表现突出优势。在多数养老机构面临盈利困境之际,谁能率先突破前述痛点或是其率先“跑出来”的关键之一。

如需转载请与《每日经济新闻》报社联系。
未经《每日经济新闻》报社授权,严禁转载或镜像,违者必究。

版权合作及网站合作电话:021-60900099转688
读者热线:4008890008


相关推荐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