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点点手机,“网约护士”到你家!费用、试行省市了解一下

内容摘要: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正式发布《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及试点方案,确定今年2月至12月在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等6地试点“互联网+护理服务”。在首批试点省市中,上海市已透露,暂不会统一规定“网约护士”价格,将重点筛选试点医疗机构,既包括公立机构,也包括比较有保证的社会力量,共同推行。

__________4.thumb_mb

图片来源:摄图网

用手机App下单,就能预约一位护士上门提供居家护理!

近日,国家卫生健康委正式发布《关于开展“互联网+护理服务”试点工作的通知》及试点方案,确定今年2月至12月在北京、天津、上海、江苏、浙江、广东等6地试点“互联网+护理服务”。

鼓励试点机构为护士提供手机App定位追踪系统

《方案》明确,开展试点的机构要是确定取得资质并已具备家庭病床、巡诊等服务方式的实体医疗机构,派出的注册护士应当至少具备五年以上临床护理工作经验和护师以上技术职称,能够在全国护士电子注册系统中查询。

鼓励有条件的试点医疗机构为护士提供手机App定位追踪系统,配置护理工作记录仪,使服务行为全程留痕可追溯,配备一键报警装置,购买责任险、医疗意外险和人身意外险等。

试点医疗机构在提供“互联网+护理服务”前要进行首诊,对疾病情况、健康需求等情况进行评估。试点医疗机构应当与服务对象签订协议,并在协议中告知患者服务内容、流程、双方责任和权利以及可能出现的风险等,签订知情同意书。

原广东省卫生厅副厅长廖新波:将来病人更多是在居家里面进行居家养老、居家护理,而不是在医院。网约护士、网约护理的出现将会给我们当前的医改,增加一种新的服务模式。

在首批试点省市中,上海市已透露,暂不会统一规定“网约护士”价格,将重点筛选试点医疗机构,既包括公立机构,也包括比较有保证的社会力量,共同推行。

此外,据悉,此次试点重点针对高龄、失能老年人以及康复期患者和终末期患者等行动不便的人群,提供相关护理服务。

上门护理服务需求激增 “网约护士”应运而生

近两年,在北京、上海等老龄化较为严重的地区,“网约护士”应运而生。从2017年年底开始,10余个提供“网约护士”服务的手机App陆续上线。

患者在手机上进行注册和身份认证后,选择所需服务,上传医疗机构开具的处方、药品及病例证明,即可等待护士接单。订单通过审核后,护士就可与患者预约时间,开展上门服务。

患者家属张宏良说,护士上门护理省去了许多麻烦。“如果老人去医院,还得有家属陪着,至少需要半天时间,成本很高。现在根本不用出门,比如化验,护士抽了血,第二天化验结果就打到手机上了。”

网友对此看法不一

针对此次出台的方案,不少网友深表欢迎,认为这省去了往返医院的不便和排队候诊的时间。

也有人担心护士的人身安全。

多种问题需要解决方案

而在医务人员看来,“线上申请、线下服务”的“网约护士”虽然方便,也带来不少问题和隐患。

上海一家民营医院的护士张女士去年6月注册了“网约护士”账号,可第一份订单就让她顾虑重重。张女士说:“因为用药一定要在主治医生的监护下才能进行,所以我觉得这样高风险的单子不能接,但是他们说你不能去我们就派别人去。”

而患者家属张宏良也有自己的担忧:“最担忧的,第一就是技术含量,第二就是护士与客户的关系。”

此外,“网约护士”收费也缺乏统一标准。记者了解到,目前,各大平台收费标准主要包含护理服务费、交通费,从几十元到一百多元不等。

上门服务费用较医院门诊高

某“网约护士”平台负责人徐皓介绍:“根据护士的服务,包括交通(来回路程)和上门时间(差不多两三个小时),再加上我们平台的成本,我们希望每一单护士拿到的钱在100元左右,这也是我们通过大数据计算出来的。”

总体来看,护士上门服务的费用要比医院门诊高,一般相当于医院价格的5至8倍。以某“网约护士”平台为例,上门打针、拆线等服务费为139元一次,护士陪诊服务费每次198-208元不等。与医院相比高出不少。

护士的人身安全和患者的医疗安全是关键

面对消费者多样化的健康需求和新业态的“任性生长”,国家卫生健康委近日也发布了试点方案。国家卫生健康委医政医管局副局长焦雅辉说,护士的人身安全保障和患者的医疗安全问题是试点最关键的环节。

焦雅辉表示,“我们在试点中提出,首先护士不是以个人的身份去提供服务的,而是以互联网企业和医疗机构合作的身份去的。另外,从医疗安全上来说,并不是所有的医疗护理服务都可以在患者家里开展,我们要探索能够开展服务的项目和范围。”

“互联网+护理服务”只是一种探索和补充

据国家统计局统计,截至2017年底,我国患有慢性病的老年人有1.5亿,占老年人总数的65%,失能、半失能的老年人4000万左右。失能、高龄、空巢老人的增多,使得很多带病生存的老年人对上门护理服务需求激增。

而面对4000万失能、半失能老人的庞大需求,仅仅380多万人的护士团队是远远不够的。焦雅辉提到,解决特殊人群的医疗护理问题,“互联网+护理服务”只是一种探索和补充,提供的是政策范围内的“有限”服务。

焦雅辉说:“互联网+护理服务”是一个补充,不是解决问题的主要手段,真正要解决老年人特别是失能、半失能老人的医疗护理需求,还是要扩大服务供给,包括医养结合的模式,以及专业机构和专业人员,还有就是相应的保障政策、筹资政策等一系列的政策。这是从最根本上解决老年人医疗护理需求问题的有效措施。”


相关推荐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