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日经济新闻

金枪鱼钓买壳东方钽业 曾涉嫌环保违规折戟港股IPO

内容摘要:

被大股东卖壳的东方钽业昨日披露了新东家大连隆泰创投的家底,这家由励振羽控股的平台型公司并不是真正的借壳方,隐藏在背后的是一家同由励振羽控制的远洋渔业公司。

Graywatermark.thumb_hl

被大股东卖壳的东方钽业昨日披露了新东家大连隆泰创投的家底,这家由励振羽控股的平台型公司并不是真正的借壳方,隐藏在背后的是一家同由励振羽控制的远洋渔业公司。据东方钽业日前披露的意向书,未来拟置出目前的主业资产,同时注入大连远洋渔业金枪鱼钓有限公司(简称“金枪鱼钓”)的100%权益。公开信息显示,金枪鱼钓曾于2014年谋求港股上市,后因涉嫌环保违规被监管部门叫停,现在转而欲通过借壳的方式登陆A股,并以最终上市成功作为此次股权交易的前置条款。

东方钽业原隶属于央企中色集团,于2000年上市,此次被迫卖壳与公司近年来的持续亏损有关。公司日前发布的2015年度业绩预告暨存在被实施退市风险警示的提示性公告称,预计2015年度亏损5.2亿至7.8亿元,亏损原因是主导产品竞争持续加剧,国际市场占有率下降,主营业务量价齐跌,盈利能力进一步降低;另由于开工不足,导致部分固定资产效能未能全部发挥,公司新产业处于全线亏损状态。

事实上,东方钽业的主营业务已经持续亏损多年,财务报告显示:2012年公司虽然实现1.04亿元的净利润,但扣非后实际上是亏损771万元;2013年公司扣非后亏损3462万元,最终依靠政府补助实现微利;2014年亏损3.37亿元,扣非后为亏损3.52亿元。公司还表示,根据目前初步分析和研判,公司主导产品和新产业市场短期内难有好转。

一位接受上证报记者采访的券商有色行业分析师认为,中色集团卖壳是为了止损,“大股东可能考虑到撑不下去,与其等着退市,还不如现在卖掉,可以回笼一大笔资金。”据其分析,在经历了2014年和2015年的巨亏之后,东方钽业的财务报表质量正快速恶化,“一边是巨额的亏损之后,净资产规模大幅下滑,一边是关联担保等隐形负担不轻,早解决对中小投资者更为有利。”据东方钽业2015年半年报,公司2015年6月底实际对外担保余额为13.28亿元,担保对象全部是大股东中色东方。

卖壳的一方是急着撤退,买壳的一方则是急着寻求上市途径。据公开信息,金枪鱼钓曾于2014年下半年以中国金枪鱼产业集团的名义申请在港交所上市,但其招股书遭到数家环保组织的抗议和举报,指摘其“涉嫌在上市申请版本中,以过时的数据低估自身在环境及可持续及发展上的业务风险”。据港交所披露文件,该公司在招股书中称,国际区域渔业组织包括中西太平洋渔业委员会等,已向其成员国分配大眼金枪鱼的年度捕捞限额,此配额管理规定经中国同意并按此执行,但是中国主管部门农业部并没有分配给各家渔业公司配额,因此该公司不遵守国际配额规定,长期以来无惩罚措施。在过度捕捞的忧虑下,“无监管”的表述引起农业部的关注,要求该公司停止境外上市并作出说明和更正。港交所随后披露的信息显示,公司选择了撤销上市申请。

据金枪鱼钓官网介绍,公司成立于2000年,是较早进入中国超低温金枪鱼延绳钓渔业的企业之一,经营一支由24艘超低温延绳钓渔船组成的船队,也是国内最大的超低温高端金枪鱼延绳钓渔业公司;金枪鱼钓主营为捕捞及销售高端金枪鱼,其市场价格远高于普通金枪鱼且主要用于制作高档生鱼片,主要销往日本。2013年,金枪鱼钓已是日本最大的中国高端金枪鱼供货商。据披露,励振羽合计持有金枪鱼钓67.28%股权。

“环保问题一直是资本市场上的一个敏感问题,以前归真堂就是一个例子,金枪鱼钓能不能顺利过会确实难说。”有接受记者采访的投行人士介绍,从披露的交易合同来看,励振羽方面给出了12.2元每股的定增价格,比东方钽业停牌前的股价高了30%,但该笔交易最终达成的一个前置条款是公司的重大资产重组实施完毕,即金枪鱼钓借壳上市方案能获得监管部门审核通过。


相关推荐

更多精彩内容   打开每经APP

最新评论

暂无评论
更多精彩评论   打开每经APP